游戏资讯频道

返回顶部
您的位置: 首页 >游戏资讯 >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2022-08-04

近年来,宝可梦TCG,球星卡,游戏王等集换式卡牌在社交网络和各大视频平台呈现出流量扩大化的趋势,围观者好奇于这种“小浣熊水浒卡”一样的彩色纸片,为何能让拆卡者时而单车变摩托,大呼小叫着召唤出满屏666;时而为获得珍贵的稀有款四处打听卡牌下落;时而又像风水先生一样,根据卡牌上的文字描述与数值大小做出分析与取舍……去年,一张法院公开拍卖的游戏王“青眼白龙”卡牌,更是因为拍出8000万元天价,刷新了人们对于“贫穷限制想象力”当中,关于想象力的上限,卡牌也因此从小众爱好,进入到大众讨论的语境当中。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原本实体卡店里的小本生意,由于社交网络和交易平台的推广,让TCG产业呈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法拍乐子人

乱入法拍乐子人,真金白银收藏家

虽然法拍成交价8000万的游戏王“青眼白龙”卡牌以“小孩子不懂事,就当给个教训”而遗憾告终,但是在乐子人庆幸着劫后余生的同时,还是让更多人开始了解到集换式卡牌基于收藏稀有度所形成的价格逻辑。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收藏类球星卡没有游戏王那样的游戏属性

如今市面上流行,包括大家相对比较熟悉的宝可梦卡牌,游戏王卡牌,万智牌和球星卡等产品,统称为“集换式卡牌”。其中球星卡的历史最为悠久,起初是作为职业体育赛事的球迷周边贩卖(在Rockstar著名游戏《荒野大镖客救赎2》里面,玩家可以见到100多年前,以烟草赠品形式出现的“史前”球星卡)。2019年科比的意外离世,加之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造成人们宅家时间激增,可以看做是卡牌市场起飞的重要外因,一度困于家中无事可做的人们,一边怀念着原本和朋友们聚在一起拆卡打牌的时光,一边登陆各大网络平台,以云拆卡等形式,继续着自己的爱好,更多人便是在这个时候,从看热闹的围观者,变成了跃跃欲试的参与者。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一张专业机构评级后的卡比签字球星卡,目前价格在2万多美元,是科比生前价格的数倍

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集换式卡牌游戏市场规模已达到111.3亿美元,预计2027年市场规模将扩大至312.6亿美元,2021-2027年复合年增长率为15.9%。与国际市场相比,我国的卡牌游戏起步较晚,尚处蓝海。和NFT的虚无缥缈相比,明眼人看来,实体卡才是真金白银的“投资利器”。我国目前除了游戏王有一定积累下来的玩家基础外,其他收藏卡方面还有巨大发展空间,而且卡牌不同于稍纵即逝的潮流,近百年历史的球星卡,刚刚度过25岁生日的宝可梦TCG,即将迎来30周年的游戏王,时间的沉淀,会赋予卡牌更高的价值。

抛开宝可梦卡牌或是游戏王天然的竞技性,其推出的几乎每一种扩展包里,都包含不同稀有度的卡牌,这些卡牌并不具备打牌对局时所谓实战意义上的额外“强度”,但是由专业画师绘制的华丽卡图,特殊的印刷工艺,加上按照一定比例随机分布插放在卡包里的封装方式,就让这些独特的卡牌有了“稀有度”的区分,爱好者们口中言必称的“搏点”,便是指要从一盒若干包里拆出稀有卡牌的“兴奋点”。听上去有点形而上是吗?举个很简单,相信也是很多人(无论你是否拆过卡)切身体验过的,那就是手游里面的抽卡,每当抽出SR时,必然是屏幕放光,音乐高亢。

物以稀为贵,稀有卡在爱好者当中无异于圣杯一般的存在,随着收藏者队伍壮大,稀有卡数量保持不变的情况下,价格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拍照时带点反光,以衬托出超梦的幻之宝可梦属性

经典佳作仙剑四,拆卡撕包端整盒

对于很多有意尝试拆卡的朋友来说,卡牌的题材是否对自己胃口往往成为下场前的最后一块拼图,你们说的那个宝可梦TCG的“莉莉艾”是谁啊?主角难道不是皮卡丘吗?游戏王的黑羽侠加强了,我又不打牌;球星卡?打篮球的我只知道姚明和乔丹。事实上,集换式卡牌的题材远不止大家普遍了解的那些,甚至可以用“万物皆可”来形容。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经典的《仙剑奇侠传四》

游戏与集换式卡牌的联动,在国外早有先例,包括今年早些时候,美国老牌厂商UD还与暴雪娱乐签订授权协议,由前者提供设计方案,推出暴雪游戏主题的卡牌。而《仙剑奇侠传四》发售于2007年,在那个网络游戏大行其道,单机游戏白衣飘飘的年代,《仙剑四》凭借动人的故事情节,细腻的人物刻画,耐玩的游戏系统,给当时玩家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经典印象。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仙剑桌游《逍遥游》

其实早在在桌游这个大的分类当中,《仙剑》就曾经推出过名为“逍遥游”的桌游,其中的卡牌部分,只是游戏诸多道具里的一类附属品。就好比《魔兽世界》的《巫妖王之怒》,虽然卡片精美,但是单卡价值并不高,整套下来400就能搞定。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巫妖王之怒桌游

但是当魔兽TCG卡牌面世的时候,因为印刷数量有限,加上时间的加成,如今凑齐一套魔兽TCG卡牌起码要十几万元。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魔兽世界集换式卡牌

而卡乐动漫即将推出的《仙剑四》主题TCG,也是真正意义上的集换式卡牌游戏,兼具国民IP的情怀属性,和《魔兽世界》TCG一样的的正统资历,加之限量发售,未来二级市场上的价格可想而知。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卡乐动漫出品的仙剑奇侠传集换式卡牌

玩家群体对于拆卡一事普遍接受度较高,一来电子游戏本身就不乏抽涉及到打牌的迷你游戏(比如著名的《巫师3之找闺女哪有打昆特牌重要》);二来集换式卡牌从拆盒撕包,编排卡组,到抽出稀有款,对手中卡牌做归类收藏,整个玩法逻辑,与游戏一样都具有不俗娱乐性,取材自《仙剑奇侠传4》的集换式卡牌不仅每盒保证收录的稀有卡配置,十元一包的亲民价格,专为高稀有度卡牌绘制的精美卡图,与拿在手里把玩的实体卡质感,才是玩家在数字内容之外,收藏一份游戏记忆的绝佳载体。

当年魂牵梦寄,如今一张回盒——窥探集换式卡牌游戏的魅力所在

拆包卡社交密码,集换式一本满足

类似《仙剑四》集换式卡牌这样,除了可以在二级市场上进行流通,作为一种休闲娱乐活动,在到线下拆卡的环节,你会发现参与者们乐在其中的情绪波动,尤其是和家人朋友一起的时候,说说笑笑彼此调侃着(坚决抵制那种拿同班同学的阳寿换自己出货的迷信行为),然后从卡包里抽出各种精美卡牌,既有《仙剑四》作为国民ip提供的共同话题,也有大家彼此间换卡,打牌,卡组凑套的充分互动,决定一张卡价值的不只是人为插放于卡包中的稀有度,还有我们在集换式卡牌里获得的乐趣与美好的回忆,前者因市场而波动,后者因记忆而无价。


相关阅读
相关标签